比“老铁”“闺蜜”更美的20个友情模样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古人似乎不像我们冠以“老铁”“哥们”“家人们”“闺蜜”“死党”之后的利落直白,他们说友情,似湖有余波漾漾、山有回音铮铮、茶有回甘绵绵、琴有余音袅袅,说得各有千秋,说得落英缤纷,说得地老天荒,

何为“诗圣式表达”?不说梦见故人李白,而说“故人入梦”,你忽然来到我梦里,因为你知道我长久地把你思念。那种“双向奔赴”的情谊,那种将想念之情揉开掰碎日日吞服的细腻与绵延,一下子就跃然眼前了。

这两句极富生活情趣,自然顺口到把老友间的寒暄诗化了一般,特别的仪式感只为特别的你,我的老友!此诗,也容易使人联想到杜甫的“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在人间浮沉起落,你与友人偶遇,站定,落花撩面,相视一笑,不也是一种命运般的动人?

除了这“桃花潭水深千尺”,还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以及“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出自《沙丘城下寄杜甫》,对,杜甫不是“单相思”,李白有回应的)等等。不难看出,李白表达友谊的方式很山水很风月,或者说,在诗仙那里,大自然取之不尽,流之不竭,东升西落的一切美好,都可以成为他与友人绵长情谊的化身,实在是高!

此诗为白居易在挚友元稹离世九年后所作,我们读来唏嘘,却又像在寒天雪地里邂逅一树梨花般被宽慰:为这生老病死、岁月洪流都无法掩埋的情谊。

依旧是白居易为元稹所咏,情感浓度不及上一首,但贵在营造氛围一绝,颇有画面感,特别能表现出友人不在的虚空、失落感。因为那个人的出现,你从此知何为满足:知心之人何必求多?也从此识得落寞:他不在,偌大繁华的城,也是空荡荡的。

这首诗相对冷门,但“扎心”到特别值得一说。友人出征,随全军覆没之后,生死未卜,音讯全无,诗人的内心此时曲折而痛绝:想祭奠你又怀疑你还活着,只能朝着天边大哭一场。“欲祭疑君在”,甚至单这一句,就能还原出一个九死一生的故事。

写别离,一扫忧怨老调,胸襟、意境皆开阔,此二句经典到堪与“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相媲美。因为是知己,话才质朴豪爽;又因前路茫茫,才以希望为慰藉。说出口一瞬,就如请风尘仆仆的旅人呷了一口暖身酒、壮胆酒,谁怕?总会有新的相逢,总会有明亮的未来。

短短十四字,字字透露着青春飒爽的气息。重情谊、讲义气的人一定深有同感:哪管什么功名利禄,哪有那么多心机权衡,认定你是我的朋友,就一片真心,就肝胆相照,就为你千千万万次。

不愧是王维,不愧“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朋友之于人生,仿佛春之于人间,青草之于大地,盼着你,一如盼春来,心念草长莺飞。

这两句可与韦应物的“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交织理解,浮云一别,流水十年,待你们的友情,克服距离,克服时光,克服等闲人心,克服命运无常,举杯话“别来无恙”之际,你便会从这悲喜交集处,咂摸出真正友谊的滋味。

诗人似高明的摄影师,摄下了最富表现力的镜头:宴席已经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酿满别情的酒已喝过多巡,殷勤告别的话已说过多次,朋友上路的时刻终不能不到来。这句劝酒辞脱口而出,惜别之情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点。

此时已是春天,已然冰融雪化,诗人却做了一个假设:即使落满大雪,也要不辞崎岖,前往拜访。几乎就是口语,然而从容写来,言有尽而意无穷。若得一友,能以翻山越岭之心相待,足矣。

不得不说,单是看这两句,深觉唐朝的诗人太会表达自我了。诗人从清澈无瑕、澄空见底的玉壶中,捧出一颗透亮纯洁的冰心以告慰友人,光明磊落、表里澄澈的品格立现,这比任何相思的言辞都更能表达他对洛阳亲友的深情。

这首诗,小而美。寄梅这件事本身就有一种浪漫气息,且不说江南到“陇头”相隔千里之遥,就是那“一枝春”也未必能长久保持鲜艳,这不合情理,恰恰表现了诗人痴情,“见到好的就想第一时间与你分享”,他一刻未曾忘记故人。

端起酒杯向东风祝祷,请你再留些时日,不要一去匆匆。是对友人说,也当是对日后会把这思念带给你的东风说。淡淡两句,婉丽隽永。此诗最后说道,“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一切景语皆情语,令人赏味不尽。

此二句作开篇,气势不凡。有情之风,从万里之外,卷潮而来,又无情地送潮离去。潮来潮去,似人生聚散离合。可风哪里有情,哪里无情,无情的是世事,有情的是人。再读“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我们读到的是泱泱的情深义重。

这词,太好唱了,哀而不伤。历经世事风霜,所以更懂得惜取此身此地、眼前人。就把这不舍倾在酒里,倒在歌里,山一程,水一程,唱暖友人踏出一步又一步。

如果去往的世界,令他不能做自己,得不到真朋友,他才不会曲意逢迎,人云亦云,他会为自己辟出一个世界:鸥鹭为盟,松竹为友,花鸟为亲。跟着辛弃疾,我们得到一种更为大气、浪漫、开阔的交友观。

有人将这不朽名句译为,“只要在世上还有你这个知己,纵使远在天涯也如近在比邻”,暖心且深情。就这样,友谊,走到王勃这里,冲破时间限制和空间阻隔,成了永恒的,无所不在的,走了一千多年,只要有远隔千山万水的情谊,就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乐观豁达的点化。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