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过风暴》的救赎指南:家暴受害者如何自救?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作为国内首部反家暴题材电影,刚刚上映的《我经过风暴》取材自上百件真实案例,贴近现实的细节引起观众共鸣。就在不久前,“2年16次遭遇家暴女子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尽管受害女子的丈夫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刑拘,但受害者受到的伤害并不能随着法律介入而消失。

“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北京市春林律师事务所主任庞九林说。

电影首先提出了徐敏遭遇家暴取证难的问题。家暴为何取证难?“全世界来讲,家暴是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段凤丽律师认为,家暴案难以举证主要是因为家庭暴力具有明显的封闭性、隐密性,一般都发生在家庭内部,外人很难发现。“不少受害者在婚姻关系尚未恶化到离婚边缘时,对所受暴力一般羞于提及。有的案件诉至法院,需要举证证明暴力行为存在时,反而因时过境迁而无法充分举证。”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忠成认为,有些家暴证据是暂时性的,“对于身体伤害,如果受害者没有及时拍照或去医院检查,证据可能很快就消失了。家暴受害者和施暴者通常存在依赖关系,受害者可能会因为害怕报复或者对施暴者存有感情,不愿提供证据。家暴的证据不仅包括身体伤害,还包括心理伤害,后者往往需要专业人士进行识别、收集。”

有些施暴者对于施暴事实会事后抵赖。段凤丽说,此时,如果受害者又给不出其他证据,就难以证明家暴与伤害的因果关系。

电影中,受害者提交了脑部受伤的CT作为证据材料,希望主张离婚,律师认为证据不够充分。律师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

“离婚诉讼中,法院对家暴的认定仍相对保守。有的受害方已经申请取得人身安全保护令、家暴告诫书、伤情鉴定报告(轻微伤)、医院诊断证明等证据,因施暴方以双方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法院也可能会绕过对家暴的评判和认定,以给双方一次和好机会为由,判决不离婚,因此家暴判离难度的确不小。”段凤丽说。

“首先要从观念上对家庭暴力的性质和危害性有充分认识,要建立起‘家庭暴力不是家务纠纷而是违法甚至犯罪’的认识。”段凤丽说。

庞九林也持相同观点:“需要分清家庭暴力和违法犯罪的区别,尤其是不要把犯罪行为当作普通家暴处理。”

1. 保留医疗记录:比如医生的诊断书、X光片、CT扫描结果或者其他任何可以证明受害者受伤的医疗文件。

2. 保留文字或电子通信记录:如果施暴者通过文字或电子方式威胁或辱骂受害者,这些记录可以作为证据,比如短信、电子邮件、社交媒体消息或者其他形式的通信。

帮助,如妇联、心理咨询单位等。一些法律援助机构也会为家暴受害者提供免费或低成本的法律服务。那么,因家暴离婚是否需要冷静期?

式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民法典规定,如果一方对另一方进行家暴,或者共同生活的子女,受害方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的诉讼,不需要经过冷静期。”周忠成说。

电影中有这样一幕令人揪心的画面:忍无可忍的受害者杀死了施暴者,站到了被告人席上,律师申请未成年孩子出庭作证,证实父亲对母亲实施的家暴。

刑事诉讼法第62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但是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因此,未成年人的证言在刑事诉讼中是可以被采信的,在民事诉讼中也是如此。

未成年子女通常更了解家庭内部事实,甚至是在家暴现场目睹事实,因此他们的证言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段凤丽表示,根据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应当做好对相关未成年人的保护工作。“未成年人一般不能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必须出庭的,应当采取保护其隐私的技术手段和心理干预等保护措施。公检法三部门在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的,应当依法通知其法定代理人或者其成年亲属、所在学校的代表等合适成年人到场,并采取适当方式,在适当场所进行,保障未成年人的名誉权、隐私权和其他合法权益。”

在外人看来,电影中的家暴丈夫是“满分丈夫”,但私下里,他经常对妻子进行家暴,包括言语、肢体和性等。因家暴离婚,受害方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吗?

首先,根据民法典第1091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这种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

近些年,法律、相关机关对家暴中受害方权利的保护在不断升级。从立法层面上,2015年,反家庭暴力法出台,这是我们国家反家庭暴力法治化进程的一个里程碑事件;2020年颁布的民法典也对家庭暴力进行了明确的禁止,并规定了家庭暴力是离婚诉讼中应当判准离婚的法定事由之一;2022年10月30日,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并发布,新增用人单位作为反家庭暴力的责任主体。

2022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颁布,明确了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需要先提起离婚诉讼或者其他诉讼,对家庭暴力行为种类作了列举式扩充,明确冻饿以及经常性侮辱、诽谤、威胁、跟踪、骚扰等均属于家庭暴力,保障家庭成员免受各种形式家庭暴力的侵害。将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行为本身纳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适用范围,更有针对性地加大刑事打击力度,增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权威性。

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受害者的保护,周忠成表示:“如何建立更有效的救助机制,是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现有法律主要关注对家庭暴力行为的惩罚和制止,对预防家庭暴力的工作不够重视。通过教育、宣传等提高公众对家庭暴力的认识和警觉性,也很重要。”

更关键的是要不断提升全社会反家庭暴力意识,让受害者不做沉默者,让周围人不当纵容者,让施暴者的行为能够及时被看见、被制止、被惩罚,从而避免家庭暴力的升级。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