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故事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最近发生一些事情,都是和感情有关系,我和黎总说过一句话,感情就是个屁,因为我要做女强人,所以没有时间和经历去顾及什么感情的事情。

我想对某人说: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感情,是不可估量。我和你是在2013年认识,2014年你像我表达你的情感,我从没有给过你任何答复,我答复的只有我最真心的话。至今,两年了,和你到现在这样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关系,不知道还做不做朋友,还是不是朋友的一种境地。我能说什么?之前我该说的都说过,我的立场一样没有变化,我只是当你是朋友,是兄弟。而你,对我的感情,一起共事,不一起共事,让你的情感日渐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我猜不透,我也摸不着,也不想猜,更不想去摸。我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面去想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也许我给过你感觉会有机会的行为或者话语,我也没有答应过你什么肯定的答案,不是吗?也许对你来说,你需要的是付出必须要有同等回报的情感,但作为我,不是这样看待,有些事情和感情就算你付出的再多,也可能只是那么一点点回报或者说一点回报也没有。也许在你看来,你在对我的感情上放入太多的期许和奢望,期许我会答应你什么或者说你奢望得到你对我一样的感情回报。有些话我说过不止一次了,对你而言,只有同等的回报才是你真正想要的吗?那为何你总说我好就可以了,我好,但你需要回报,我给不了,你就说我伤害了你?我不知道你如何认为我伤害了你,在你没有更深的投入情感的时候我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过你我的感受和想法是什么了,我也不止一次的和你说过情感的问题,你总说懂,到头来呢?现在这样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伤害你的,我的态度?还是我没有给你更加明白的答案呢?我以为除了几个好朋友在内,你也是一个了解我脾气和性格的人,可让我看到的是不信任,让我看到的是你说我伤害你。我已经不想多说些什么了,你所在脑中记忆的东西和对我的情感而言,也就是需要回报的一种方式。我最后告诉你一次,我给不了你需要的答案和回报。

我是对感情很执着,我是对感情很看中,就是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离开,一次次的不信任,让我不再想要感情这个东西,虽然它带给我甜过,虽然它给过我没有的快乐,但是同样的,对我造成的伤害比快乐和甜蜜所带来的更加深,所以我选择沉静,我选择不去触碰,说我逃避都好,我都无所谓了,在你不了解我之前,随你怎么说,就算你了解我之后,你还是可以随便用感情的方式来伤害我,一样的道理。

至今对我而言,感情就是一个包裹,我没有买,可是它却自己寄送来了,我不需要签收,它就会放在我的座位上,等我拆开之后,那一切就是对我的一种伤害。

两个人从相爱,到结婚,到相互守候。这一路走来,看似平凡,却经历着重重考验与各种,这份爱真的可以一直坚如磐石吗?

最近一对认识的夫妻,他们仅仅结婚几年,但他们之间那种淡淡的疏离,却渐渐现出端倪。吃饭后,男子一个人默默地往前走,老婆步伐慢,被远远地甩在身后。丈夫也不愿等等妻子,也不回头看看,就这样默默地往前走,妻子也是有些无奈,只得看着远远的背影。

这或许是大部分人婚姻的常态,到了一定时间,就再也没有了仪式感,再也没有了浪漫。毕竟都是老夫老妻,也都相濡以沫这么多年,就再也不用顾忌这些小感受。

此刻的妻子,是否会记得曾经的他。过马路时,总喜欢站在来车的一方,护送你过马路;走路的时候,总爱搂着你的腰,放慢脚步,以配合你的步调;吃饭时,总爱给你夹爱吃的菜;生病时,总会在你床前不停地转悠。但是,结婚后,这些殷勤,都渐渐烟消云散,他不再讨好你,也不再迎合你,总会以他觉得最舒服的方式行动。

丈夫回到家,会利落地脱掉鞋袜,随意地扔在一角;衬衫和裤子也会随意摆放,挂满屋子;放假也不带你出去玩,而是呆在家里打游戏,你想和他说话,都找不到空隙。他变成了原本的样子,不再注意细节,不再看你眼色,毫无伪装与掩饰地生活。

婚后,双方彼此都会原型毕露。知道这些,你还愿意和他继续生活吗?还愿意和此刻这个人,继续过剩下不多的余生吗?

随着年纪增长,你们渐渐变老,他不再高大帅气,你不再温柔美丽,望着彼此的白发与皱纹,真的还能发自内心地喜爱吗?

未来真的很远,而我们都左右不了人心的变迁。那么远的路,手里的人,真的值得托付吗?爱情真的会变为亲情吗?

某晚回家吃饭,父亲抽着烟喝着酒和我闲聊。老妈在煮花生,此时锅正在冒着热气。老妈朝老爸看了一眼,老爸就熄了烟,拿出手套戴上,将锅搬离燃气灶,倒出里面的花生,然后将锅又放了回去。老妈拿起盆里的花生去水龙头下淘洗,老爸坐回来,点燃剩下的烟,继续和我闲聊。中途两人不发一言,一气呵成。我感觉家里散发出一种特别舒服的氛围,令我全身温暖。

老爸和我说:年纪大了,才知道做夫妻真正需要的是不累。两个人在一起长时间地生活,爱不爱的都是其次,相处不累,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看到一位大学同学的微博:今晚最后一班电车,上来一对年轻情侣,长得普普通通,手拉着手,两人走到只有一个人能坐的空座前,没说话,开始默契地石头剪子布,女孩输了,男孩露出得意的笑容,把女孩按在座位上。女孩甜蜜地看着男孩笑着,接过男孩的包。男孩一手拉着车顶棚上的拉环,一手牵着女孩的手。他们全程无声,我却暖在心头。

我最向往的一种相处模式就是,两个人处在一个空间里,我知道你在,你知道我在,我们彼此专注着自己眼前的事,偶尔抬起头对上对方的眼神,悄然一笑,静谧安好。

好的感情是不让你累的感情,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自然而然的舒适氛围,能够消解心里的戾气,恢复放松、淡然的状态。没有惴惴不安,没有讨好,也没有莫名的看不顺眼,没有所有消耗元气的让人累的东西。

半夜醒来,再难入梦,窗外夜色迷离,回想一路走来,历经坎坷许多,初见时的喜悦,离别时的落寞,均历历在目,风雨一程,恋过、等过,念过,怨过,方知相思难了,牵挂难断。

光阴流逝,曾经的曾经,都已没有意义,爱已经迷散,你的无情阻隔了相爱的去路,梦碎了我的执着,让我无法再去相守,去实现当初的誓言,曾经视你为生命,如今,请告诉我,我该怎么活?

时间画地为河,你我错遇了光阴,错遇了爱情,情易老,爱易逝,一生所爱,一生执着,谁是谁的永远?谁又是谁的依偎?尘间戏路,躲不过时光老去,我终于累了,我想停歇了,红尘,布满了艰辛,布满了泪水,曾经那么执着的等候,曾经那么固执的去爱,如今到头来只剩叹息。

爱,匆匆来,匆匆去,有些人终生不忘,有些话可以温暖一生。旅途颠簸,千回百转,绝望了对你的留恋,从而只有让自己潇洒地走,守着黎明的距离,许望记忆中你的笑容。

天涯陌路,从此,我一个人走,我一个人伤,我一个人过,你许给我的人生悲哀一场,我想依旧会记得你的美好,依旧会祝福你幸福。

悲也好,喜也罢,万千相思,万种柔情,到最后只剩下随风飘零。风雨此生,或许你从来就不把我好好珍惜,我的红尘,我的爱,我的等待也已化成了水,今生,任其风风雨雨,任其灰白着记忆,冰冷的世界,千呼万唤,已是无望,已是烟花易冷。

一曲终了,红尘眷眷,这就是宿命,或许我当初不该为你驻足,不该为你欢喜,就没有今生的情路坎坷和余生的一世悲伤。

细想,冬雪给人的那种纯纯爽爽的感觉,正是女人渴望和追求的爱情的感觉。富有细腻情愫的女人,谁不希冀一份如雪般纯美的感情?

雪样的感情,是那么柔雅,那样纯净,那么幽静,那么空灵,那么高洁,不曾拥有,是永不会知道她的美丽的。但是没有人想去刻意追求、拥有这样的感情。

雨可以倾泻,霜可以成形,只有雪,只能飘,悄无声息地飘,无奈而又心甘情愿地飘!独自体会着生命的不能承受之轻和落地成泥的恐惧。

飘是痛,因为飘很累;落地也是痛,着陆的那一刻是需要勇气的!害怕飘之过程中的遗失,担心落地时遇到的玷污,种种担忧让那看似潇洒的雪花携带了太多的焦虑,太多的忧伤和太多的痛楚。可是飘也好,落地也罢,害怕也好,担心也罢,雪花自己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所以一旦拥有了雪花样的情感,你只能承认那是你的宿命薄如纸、飘似雪的一种命。

宿命这种东西,只有有阅历的人才懂、才信。因为不曾努力时,总觉得努力可以改变一切,乃至努力过了,你才发现有些事和努力无关。往往是愈努力离目标愈远,譬如我看到的,在我家窗前飘零的那片雪花,明明是想落到那一方苗圃中,化作护花的春泥的,不曾想却飘在了冰凉的铁护栏上,顷刻便化作了一丝潮气,在一个并不是特别寒冷的早晨蒸发了!

倘若种种的努力,都是这样真真的南辕北辙,此时除了宿命这一剂现成的膏药可以让你伤痛稍减,你还能去何处疗伤?你又何必去觅疗伤之地?

诚如雪花总是想找一方能托住自己的土地,可最终哪里都没有她落脚的地儿,连一个栖息的岸都没有!因为雪花知道,她只要落地,就失去了精灵的魅力和飘舞的资格。飘是一种自残的舞蹈,落是一种消失的命运。

从春雾到冬雪,那是一种漫长的蜕变和遥望,犹如月亮遥望太阳,从春遥望到冬。直到某一天,她才知遥望实在是一种奢望,因为季节永远不会重合也不能调和。春雾终是不能一直弥漫到冬季的,经历了化云为雨、遇冷凝霜,在岁月的长路中,雪花彻彻底底地臣服了自己的轨迹和命运。

一个命运只能重叠,两个命运只会错位。命运的相遇不难,相拥却犹如登天。当一个已经出发,一个还未曾醒来,相拥的概率几近零!

陆游的错错错是一种遗憾,唐婉的莫莫莫是一份无奈,而我们更多的人有时候连说错错错的机会都没有,连道莫莫莫的资格都不具备。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是天空中飘过的雪花,不知前世今生是雾是雨还是霜。

所以我固执地认为,其实冬天的每一天都在下雪,只是一片两片的雪花引不起谁的注意,犹如一滴两滴的眼泪不能算作哭泣。那么静静地独自飘,悄悄地等待或者遥望,也是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抑或也聊可叫作境界和追求。

小时候最怕父母吵架,他们一吵架母亲便会离家出走,母亲一走我便哭着喊:“没人给我梳头发了,明天咋上学呀”父亲的怒火还未消,对我抛下句:“明早去你爷爷家让你姑姑给你梳头。”然后再也不理会我,任我嚎哭。

那时我最羡慕邻家姐姐,她父亲会给她梳辫子,我常见她一早坐在她家门口的大石头上,她父亲给她梳辫子,她父母会不会吵架我不知道,但知道要是我父亲会给我梳辫子,父母再吵架时我就不害怕母亲离家出走了。

等我自己学会了编辫子,父母还是经常吵架,母亲还会离家出走,去外婆家或是大姨家,反正过不了几天,母亲因挂记家里的猪和鸡鸭,又会自己回来。

我上初一那年,母亲嫌父亲懒惰,他们吵架很凶,父亲摔了茶杯,母亲赌气离家,说不想在家给父亲当奴隶了,她出去给人家看小孩,人家管吃管住还付工资呢。母亲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追,那天下着大雪,母亲回头时我给母亲跪下了,求她回家,母亲扔土块打我,让我回家,怒斥我不许跟着她。我终究没跟上母亲,回家后央求父亲和我一起骑车去追母亲,父亲躺在床上不吭声,过了好一会儿对我说,家里的存折和钱母亲都没带走,他不会去找母亲的,她自己咋走的,自己咋回来。

后来,我们兄妹在大姨家找到了母亲,那晚,母亲回家后我第一次“呵斥了”父亲,父亲破天荒没有发怒,从那以后,只要父母吵架,我就站在母亲这边一起数落父亲。父母虽然小吵小闹不断,但母亲再也没有离家出走。我那时坚信,要不是我们兄妹替母亲撑腰,父母早分道扬镳了。

年少时和同龄的小伙伴们提起此事,大家都感同身受,谁家的父母都是天敌,别说他们之间毫无爱情就连最起码的包容也没有,有个同学说,她父母一吵架她就赶紧躲,有时候恨他们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恨不得他们离婚,只要不吵架就好。

父亲在六十岁时因小脑萎缩而变得痴呆,不记得回家的路,不记得自己的年龄,和他去医院看病,医生问他,我们兄妹三个的名字,父亲只能说出我们的乳名,但当医生问他我母亲的名字时,父亲却清楚的记得。医生又问他,老伴对他好不好?父亲肯定地回答:“好。”

七年前,父亲去世,和父亲吵了一辈子架的母亲每次提起父亲都念着父亲的好。“在一起时老吵架,一旦一方走了还经常想念。”这是母亲常说的话。

现在和当年的小伙伴们聊天,大家都开始羡慕自己的父母,“他们咋感情那么好,我爸对我妈太好了,哪像我那口子,一点不懂得体贴我”原来喊着让父母离婚的小伙伴,为人妻后竟又羡慕起父母的感情来,父母那代人之间的感情,说爱情太矫情,说无爱不客观,那是一种不可言传的吵不散打不离的一生相守。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