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综2023”们如何回归音乐本质?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据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好声音2023》和《舞台2023》初舞台播出后的全网正片播放市占率分别达到9.97%和12.56%,都在首播日成为全网综艺类节目的日冠军。然而,对比播放热度观众的评价却有点冷热不均。褒贬不一的评价中,相对集中的问题在于“没有好听的歌曲”。虽然2023年中的这些大热音综在赛制、舞台甚至制造话题等方面有不少创新,但音综的本质仍是音乐——如何向观众提供打动人心的好歌,是节目组亟待解决的问题。

多年来,各类音综节目一直为观众提供更多元的音乐表达方式,也为音乐人提供更多被知道的机会。《我是歌手》《乐队的夏天》珠玉在前,贡献了一批新生代歌手与多个音乐榜霸榜歌曲。如周深、张碧晨、希林娜依·高都是从音综走来的,张韶涵也曾在《歌手》舞台上把《阿刁》唱红大江南北。时间进入2023年的下半年,观众看到了音综N代正在努力自我迭代与创新,焕发着全新生机;新出现的音综节目也在迫切寻找切合时代与青春的主题,拥抱更年轻的潮流。

今年的《好声音2023》已经是这档老牌音综的第12个年头,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纪年习惯,12既是结束同时也应是新的开始。不难发现《好声音2023》在保留了传统的由音乐导师转向面对学员的盲选赛道之外,又新增了一条明选赛道——音乐导师一开始面对学员,但在表演过程中可以转回去背对学员,以表示自己的战队不选择这名学员。而选择哪条赛道,对学员来说就需要结合自身情况发挥优势,以争得先机。例如来自中国的参赛学员柏霖是由舞者转型为歌手的,他明智地选择明选赛道,以发挥自己歌舞融合的优势。在表演过程中,柏霖充满戏剧张力的舞蹈为自己的演唱加了不少分,成功“留住”四位音乐导师。尽管有不少观众质疑节目设置明选赛道让舞蹈型歌手加入,会让唱歌变得不再纯粹;不过在如今热门歌曲往往难逃短视频BGM(背景音乐)的时代,好听也“好看”“好跳”确实成为一种音乐选择。

老牌音综不断焕新,新的音综也让人眼前一亮,由腾讯视频打造的《舞台2023》带来的新人歌手、半熟艺人为音乐市场注入新的血液。来自中戏的张郁梓在初舞台的表现为她吸了不少新粉。舞台上的张郁梓一袭白衣、清纯可人,表演的曲目《精卫》融合了戏曲和摇滚,可谓舞姿翩翩、歌声醉人,最终赢得超过内测总分400分的优异成绩;另一名选手蒲羽背着贝斯上场,在旁人眼中少言寡语的她,一弹起贝斯可以说“整个人在发光”,一场爆发力十足的演唱后让舞台推荐人黄绮珊打出了99分的高分。但这还不是本场比赛的最高分,说唱歌手吴垚滔带来的《暮野荒原》前半程语速缓慢,从爷爷的视角回顾人生;后半程语速突然加快,转换成孙子看爷爷的视角。“一场雪能把岁月染白,却无法染指人烟”,说唱歌词表达岁月与感情的故事,触动了舞台推荐人周深的内心,以至于打出100分的满分成绩。

音综最本质最原始的娱乐功能,就是向观众提供高质量的歌曲作品以及介绍才华横溢的音乐新人,然而在这方面《好声音2023》和《舞台2023》都没能给观众带来开门红。后续这些节目是否会带来改变和惊喜还有待观察,但从观众对初舞台的意见反馈来看,节目制作方显然需要明晰:提供高品质作品才是吸引和维持观众注意力的抓手。

“平庸”对一档音综来说,实在是太致命了。实际上,在注意力非常容易耗散的当下,如果没有特别好听、特别打动人心的音乐作品,观众在最初的好奇心之后,很容易“跑路”,例如此前的《乘风2023》就是这种高开低走的态势。让广大网友遗憾的是,《好声音2023》和《舞台2023》的初舞台都没能留下出圈的歌曲。

有潜质的歌手往往在初舞台上就能被观众注意到,例如早些年周深的《欢颜》以及张碧晨的《她说》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20年单依纯的《永不失联的爱》更是火爆出圈……然而这种现象在《好声音2023》里却没有出现,歌手们在纯音乐上的表现并没有可圈可点之处,选择的曲目也都不是热门,对观众相对不友好。

在没有让观众“耳朵怀孕”的佳作的前提下,导师对音乐作品的品鉴与指导就显得很重要。好的导师至少是观众认可的“嘴替”,真实表达观众的感受;并且最好能提供中肯的意见,让参赛选手改进提高。然而,在不少观众看来,《好声音2023》的导师组合并没有起到太多与音乐有关的效果。尽管薛之谦与刘宪华为节目贡献了足够的笑料,让网友戏称为“显眼包二人组”,但与音乐本身相关的点评却不多;周华健和潘玮柏自身的音乐才华颇高,但在给出专业的意见方面,也没能给观众留下什么印象。而《舞台2023》尽管带来一些新奇和创新,却明显让人感到在“孤勇者”“平凡者”等模式上为选手制造人设,以及在营销“做不好音乐就回家继承家产”“觉得自己曾经火过,现在糊了”的话题上着力过多,反而在作为音综最本质的音乐层面未能做到极致。

Similar Posts